《我讨厌苏西》:跟着稀里糊涂的苏西过生活

来源:3W美剧天堂责任编辑: 更新时间:2020-09-16 00:04:13人气:17

美剧我讨厌苏西状态:更新至08集年代:2020

主演比莉·派佩普丽亚·布莱克本卡罗琳·博尔顿凯特·库克更新时间:2020-09-07 02:19:43

过气明星苏西·派克斯(Suzie Pikles,比莉·派珀 饰)的手机被黑客入侵,对她来说极为不妙的图片被公诸于世。一旦生活的假面具被摘走,人是否能在“被彻底扒干净”的状态下存活? 本剧聚焦苏西与她最好的朋友和经纪人娜奥米(Naomi,Farzad 饰)试图将生活导回正轨的艰辛历程,她想要保持事业继续发展,而与丈夫柯布(Cob,Ings 饰)的婚姻开始变得岌岌可危。

《我讨厌苏西》海报
《我讨厌苏西》海报

原标题:《我讨厌苏西》:艳照泄露后,凭什么只露女主角的脸?

菠萝·硬猫

苏西·皮克斯(比莉·派佩饰)在第一集登场时,身披一件带流苏的猩红色晨袍,手里夹一支烟,接了一通电话后开心得尖叫,吓到经过花园木栏外的邻居。

过气女星苏西拿到迪士尼offer的幸福一天,无妄之灾也从天而降。童星出道至今,苏西的生活像由大大小小的赌博组成。赌赢了兴奋,赌输了沮丧。苏西沉浸其中,她不去想也没有资格去想,出演一个中年迪士尼公主是不是一份理想工作。

显然她也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和一个严肃的、患抑郁症一年的大学教授一起生活在田园牧歌的郊区,育有一个先天耳聋的幼子。这位大学教授经常用对待学生和小孩的语气跟她说话,批评她只以自我为中心,一不遂心就大喊大叫;若做好事,也是为了让自我感觉良好;从来没看过一本书。他说得都没有错。

这一天,苏西有一个平面拍摄任务。一大群工作人员不由分说地占领她家时,她的性爱照片泄露,桃色侵染网络。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很不公平,照片里清清楚楚有她的脸,男方却只露出黑色的老二。

摄制组把苏西塞进染色的古着皮草,为她涂抹浓妆。捂着丑闻的苏西面对镜头流露出各种表情,统统透着不安。《我讨厌苏西》从这个时刻开始讲故事,缺乏自省能力、行事冲动全凭本能、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的苏西,经过八集的时长,也没能很好地成长。

《我讨厌苏西》不是女性成长剧,也不像马男那样探讨名人的空虚与自毁。它的主题是认识自我,认识女星苏西,让她醒一醒,知道自己为什么倏忽从歌声优美的圆脸少女,变成住在郊区的过气女星。

剧中与苏西的现实生活并行的是她的演艺工作。她15岁登台,一唱惊人时还是自己,后来出演女超级英雄和热门僵尸片,这些是当别人提起时,她会耸耸肩,以自嘲口吻谈到的工作。她学会像成年人一样潇洒地表示,只是一份工作而已。

现实中,虽然剪辑速度非常快,苏西仿佛深陷醒不过来的噩梦,被一连串的慢动作持续击打。

成名了半辈子的苏西,像个巨婴,被艳照中老二的主人、僵尸剧制作人缠绵地诱捕,又阴险地一脚踢开。她还可笑地以为是自己不畏威胁,强势离开剧组,伤透了对方的心呢。

迪士尼也是老手,丑闻发生后毫发无损地解除了与苏西的合约。这时苏西开始醒悟,她在床上翻滚,脑海中尽是一幅幅大尺度性幻想。苏西的闺蜜兼经纪人内欧米(蕾拉·法扎德饰)给她灌输的性别革命思想趁乱现身——女性的性幻想全部是由男性灌输的吗?是否浪漫爱情也根本没有需要,只是男性创造出来,驯化女性的手段?

迷乱的性幻想中浮现的这些问题没有边界,在苏西的脑中也只是一掠而过。现实的打击接踵而来,她没空纠缠于这些问题。

《我讨厌苏西》选择不去追逐这些易走极端的问题,不掀起女性革命,继续跟着稀里糊涂的苏西过生活。一次次被生活抽打后,苏西丢盔弃甲,把“别人对苏西的期许”和“苏西的自我形象认知”扔了一地。这时,苏西模糊地意识到要演“我想演的角色”了,这是她职业生涯的初次。

她看了一部“天才”导演的音乐剧,成功应聘入组,随即梦想破灭。行业里位高权重的男性公然蔑视女性近年已不大上台面了,但隐秘的蔑视依然存在,更令人咬牙切齿。

僵尸片制作人利用苏西性格弱点甩手的方式堪称绝妙,音乐剧导演擅用的则是另一种操纵女演员的方式。他像个邪教首领,让女演员围坐倾吐“身为女性的艰难”,没完没了地让女演员们在方寸舞台“以自己的方式走路”。他说得好听,“我不是你们的头儿,这将是一次集体创造”,其实完全听不进任何异见。他煽起女演员的自我,把收集到的自我变成滋养自己权威的养料。对此人卑鄙的刻画比僵尸片制片更入木三分。

苏西的倒霉事还没有完。离开音乐剧剧组之后,现实缓慢但从不失误的重拳继续捶打她。步履匆匆逃避击打的苏西,如果还来不及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,至少在重压下已无暇顾及她的“面具”。不幸的是,苏西扯掉皮肉粘连的“好人”面具,还来不及戴上新的面具时,就像蜕皮的蛇和昆虫一样脆弱恐怖。诚实是好品质,但无人为这样的诚实喝彩。

苏西太直接的诚实与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不兼容。她和内欧米吵架的时候,把几十年好友该说的不该说的话都说了。儿子踩死宠物兔,天真无邪的问她兔子还在不在花园的时候,她疲惫地回答:“是的,是你杀了他。”

饰演苏西的比莉·派佩是个好演员。她戴着面具挣扎被耍得团团转的时候,反复一颗透明泡泡在她的身体里涨大,逼得眼泪溢出那对棕色大眼睛,每颗毛孔都撑大了在呐喊。苏西是个四肢连线的木偶。扯掉面具时,惨烈堪比木偶拉塌舞台布景,露出简陋的后台。

苏西努力学着诚实,这方面她尤其笨拙,总是破坏创造性和温情的时刻,破坏礼貌与规则。苏西的噩梦也是我们的噩梦,比反抗不公更难的是诚实。

好的作品敢于敲开墙壁,察看当事人都宁愿忘记的片段。苏西和内欧米的女性友谊情比金坚,自私、依赖、算计和嫉妒是金子的纹饰。女性慈善筹款会上的衣香鬓影,并不是友善的女性乌托邦,是又一个更残酷的修罗场。所谓女性友谊并不是无条件的,只有够高贵,才配进入这个殿堂。

为什么最后的温情都由一对男同性恋给予?和《朱迪》(Judy, 2019)一样,深夜彷徨的苏西遇到一对暖男,决定跟去他们家里待一会儿。他们说要给苏西“弄点东西吃,还有wi-fi可以用”。

人呐,就是这样,样样称心的时候不会碰上这样的事,只有两手空空心中眷恋最少的时候,才能发现这样微小的善意。那天清晨狂笑得意的苏西,肯定想也没想过,路过的邻居说不定也和这对深夜男子一样,是生活还值得过下去的温暖底色。

.以上美剧资讯为3W美剧天堂09月16日消息.
更多>>

最新美剧资讯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(键盘快捷键←)   上一篇      (键盘快捷键→)
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
3W美剧天堂